鄉寧田家垣村:這里是北京天壇的“祖形“

2019-06-17 21:22:25 來源:臨汾新聞網

  臨汾新聞網訊 “才子疙瘩”不是山水大觀,不是古剎名園,而是上古先賢肇創鄂文化、測日觀斗、祭天祈福的圣地,曾是一個祭壇。這個祭壇填補了從西周到東周的歷史空白,奠定了其在中國禮儀文化中的地位,這是鄉寧曾建下王都的鐵證。這個神圣之所就在鄉寧縣昌寧鎮田家垣村。

  1999年5月,鄭中午與田家垣村簽訂合同,承包該村5000畝荒山。他說:“‘才子疙瘩’這個名稱由來已久,原本我并不知道這塊高地有什么故事,自從我承包這片荒山后,邀請朋友閻金鑄先生一同上山踏勘,看到鄉寧縣境內的云臺山、高天山、鄂山、尖山、林山這五座大山環繞著這個高地,地勢好、環境好,就想在這個高臺下挖幾孔窯洞,作為我在山上的住所。后來,我們徒步考察這片荒山,發現了‘才子疙瘩’周邊原有高嶺凹、高嶺、銀匠莊三個被遺棄的千年古村落,還發現了三個‘袋狀坑’,這種坑口小肚大,古代用于埋藏寶物,上面都蓋著石板。據說在鄉寧縣境內總共發現了四個,其年代更早于西周時期。”鄭中午介紹,他承包這座荒山的第二年,有專業人員拿著儀器到這兒來測繪,測完后對著地圖一查,說這個地方自古名為“才子疙瘩”。所以,他就把這片荒山命名為“才子莊園”。

  從窯洞頂一直往上走,接連上兩層高臺,看到每一層都有清晰的分層,據鄭中午說,這三層高臺就是原本的模樣,自從他知道這個地方的名字后,出于保護文物的理念,沒有在“才子疙瘩”上動過土,盡力使之保持最初的狀態。

  閻金鑄先生曾任鄉寧、吉縣文物所所長、副研究員。他發現、發掘了柿子灘、清長城等多處遺址、曾參與丁村、陶寺等遺址的發掘與研究,在國內文物界頗有影響。據閻先生介紹,“才子”即天、地、人三才融合之意。省文物局、社科院等多部門專家學者曾多次實地踏勘這個形貌為三層圓臺的“寶貝疙瘩”,直徑分別為33米、66米、99米,確定其為北京天壇的祖形,它承載著鄉寧三千年悠久的歷史。“西周末年,犬戎攻破鎬京,殺死周幽王退走后,原西周申侯、魯侯、許文公等人共立原來的太子姬宜臼為天子,是為周平王。現在吉縣柏山寺鄉宜秋村(一說泥秋村)即與宜臼有關。因鎬京已遭戰爭破壞,而周朝西邊大多土地都被犬戎所占,周平王恐鎬京難保,于公元前770年在秦兵護送下遷都洛邑(今河南洛陽),東遷后的周朝,史稱東周。周平王東遷途中,曾在鄉寧下京村(因為他父親的國都名鎬京)建都三年,即少鄂之都、古稱京師。古時祭天,規定天壇須距離京都16華里之內,且須設在京都正南正北的方向,才子疙瘩”正好在下京村正北方向14華里處。”閻先生說:遙想當年周平王每年冬至祭天前,須提前三天從下京出發,在‘才子疙瘩’東南二里處的‘歇駕苑’(經過后人的口口相傳,這個村子逐漸被稱為‘薛家原’)歇駕、沐浴、戒齋,之后途經‘走馬山’到才子疙瘩祭天。從薛家原通往才子疙瘩的唯一山路是平王祭天的必經之路,至今仍叫走馬山。”經過閻金鑄等文化學者的深入發掘、研究,這片大山深處塵封千年的歷史被逐漸掀開。

  上得“才子疙瘩”三層高臺,絲毫不覺疲累,因為這里的綠化率已經達到80%以上,空氣中負氧離子含量充足。經過鄭中午20年來矢志不渝、殫精竭慮的苦心經營,才子疙瘩”周邊的荒山已經滿目蒼翠,郁郁蔥蔥。極目四望,五岳入懷,天低云繞,雖星移斗轉,但仍頗有九五之尊的王者氣象。

  在“才子疙瘩”三層壘土之上的萋萋芳草中,多處發現裸露的古陶、古玉、青銅器等祭祀器物沉睡千年的殘片,陶片上有清晰的布紋。閻金鑄先生說:“這些遺跡的歷史甚至更早于周平王時代,說明這里自古就是人類生息繁衍的好地方。”

  鄭中午表示:“華夏文明一代代延續,一代代傳承,我將配合文物部門把‘才子疙瘩’打造成研學之地,讓更多人近距離地感受祖國古老璀璨的文明。”

  記者 韓曉芳


     

責任編輯:付基恒

版權聲明:凡臨汾日報、臨汾日報晚報版、臨汾新聞網刊載及發布的各類稿件,未經書面授權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自媒不得轉載發布。若有違者將依法追究侵權責任。
篮球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