尋訪父輩兒時記憶 40年后臨汾老家再相聚

2019-06-17 21:21:48 來源:臨汾新聞網

  臨汾新聞網訊 40年時光倥傯,40年歲月不居,6月8日至12日,原軍委工程兵第二工區359部隊大院里的50多名子弟從全國12個城市相聚臨汾,前來尋訪父輩們曾經生活、工作過的地方,追尋他們兒時最美好的記憶……于他們而言,這不是一般意義上的相聚,而是“回家”團聚,因為臨汾也是他們的“家”。

  相約“回家” 義無反顧

  原駐臨軍委工程兵第二工區359部隊1969年12月成立,1985年12月撤編,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,部隊子弟們也隨著父輩們工作的調動而變遷。這一別,當年的小伙伴們大多40年杳無音信。

  彭嵐是這次聚會的發起人,1973年,她10歲時來到臨汾,1979年,她上高二時因為部隊的調動,隨父親到安徽馬鞍山援建鋼廠。與她一樣,原359部隊的子弟,隨著父親工作的調動離開臨汾后,因為年紀小、地域廣、交通及通訊的不便,大多已經失去音訊。后來,又逐漸分別取得聯系。

  “離開這么多年了,早就想回來看看,2016年,曾從全國各地來了30多人回臨汾小聚了一次,3年來,我們聯系的子弟越來越多,這不,因為我在群里說了聲‘因為城市的發展,我們當年住過的院子有可能會被拆除,以后恐怕看不到了。’大家伙聞聽此言,一致要求組團回來聚聚、看看。于是,我們就約好時間回來了。你說巧不巧?一位從天津來的小伙伴,買到票后,在群里曬時間,非常意外的是,一位從德州出發的子弟曬出的票竟然與他的座位挨著,這就是緣分。”依然在臨汾的溫建英推掉一切事情,幫大家訂酒店,大熱的天,來回奔忙,流出的是汗水,得到的是溫暖。

  6月8日,從鄭州、張家口、威海、武漢……60多人專程來臨汾參加聚會,其中一家來了4代8口,一位老者今年已經82歲高齡,原是359部隊的軍務科長,對這塊土地特別有感情,聽說孩子們要回臨汾聚會,他也特別想來,于是一同從徐州而來,當年孩子們隨我離開,現在我隨孩子們回來。”

  再次聚首 情懷依舊

  變幻的是時光,不老的是情懷。

  時隔40年,當年各奔東西、風流云散的359部隊的子弟們相聚第二故鄉,再次回到臨汾這塊他們曾經生活、學習過的熱土,撫今追昔,淚飛如雨。

  “因為當年359部隊承建黃河壺口段七郎窩大橋,我們這些子弟,大多上世紀七十年代初在吉縣縣城住了3年后回到臨汾上完小學與中學,直到1985年12月359部隊撤編,期間好多子弟在臨汾生活了3到9年的時間,這里留下了他們難忘的記憶。”胡永林是留在臨汾的子弟之一。這次聚會的歡迎晚宴上,他為大家播放了用這些素材制作的電子相冊,讓從天南海北“回家”的子弟看到了父親的身影,看到了自己的過去,看到了伙伴們年少時的模樣,這份意外的驚喜讓大家瞬間淚流滿面。

  大院只剩了三座老樓房與一座標志性的水塔,回到當年住過的地方,熟悉的場景開啟了一段記憶的閘門。“我家住這兒”“這是我家的菜窖”當年這里擺著一個衣柜”,雖然當年的小伙伴們如今大多五六十歲了,但曾經魂牽夢縈多年的場景又讓他們熱淚盈眶;雖然當年的樓房已經荒涼破敗,當年的水塔早已廢棄不用,但在他們心中的地位卻是那樣特殊、那樣親切;大院里的一磚一瓦、一草一木,都承載著他們當年的歡聲笑語與離別后的無盡思念。很多人都說:“這么多年過去了,心里淡忘了很多事情,但是,對兒時的記憶卻總是縈繞心頭,揮之不去。”

  回到第二故鄉,見到兒時伙伴,這份特殊的情意觸動了他們心中最柔軟的地方,他們非常激動,在曾經生活、玩耍過的地方,再次釋放天性,重現當年的“頑皮”,那份純真的發小情,真摯的同學情,觸動了大家的記憶。

  “非常意外的是,我家當年住過的房子現在竟然還有人居住,阿姨非常熱情,她說她家有樓房,但是,天熱的時候還是愿意住在這里,涼快、舒適、自在。”讓彭嵐感動的不僅僅是當年的葡萄樹還在,更是阿姨希望她能住在家里的熱情相邀,走過了全國各地很多地方,但只有在這里才找到家的感覺。”

  不僅當年的景物在,更有故人在。“我們還意外地碰到一位阿姨,當我們圍著叫她時,她很吃驚,也很高興,根本沒有想到能見到我們。”彭嵐說,看到過去的叔叔、阿姨健康快樂地生活在這里,他們真真切切地感覺又回到了家人的懷抱,恍惚間覺得自己還是當年的模樣。

  文為心聲 沉淀深情

  一句問候、一個相擁似乎還不能表達封存多年的情感,張冬梅把自己的思念寄予詩歌,在壺口岸畔大聲吟誦:“多少年過去了,每每清晨醒來,那個遙遠的城市陌生又無比清晰地出現在腦海里,山西臨汾359部隊大院,讓我如此癡迷、留戀……”

  徐家賓則感懷:“四十年間,我們每個人所走的路不盡相同,但是,無論人生如何浮沉,無論貧富貴賤,也無論世事如何變遷,我們都沒有忘記我們是部隊大院里長大的,這種部隊大院的情結純潔而真摯,多少次夢里相聚,多少次心馳神往。40年的風霜雪雨,我們體味了人生的酸甜苦辣,經歷世事的浮浮沉沉之后才發覺:最難以忘懷和割舍不掉的依舊是那份部隊大院的發小情、同學情,這份情誼如同一壇老酒,越久越香越濃,悠遠而回味無窮;過去的故事,沉淀40年,依然讓人感動,值得我們用一生去回憶,去收藏。”

  相約來年 等你“回家”

  一路前行,一路高唱,《打靶歸來》《紅星閃閃》《戰友之歌》等革命歌曲聲中,他們還到吉縣追尋了父輩曾經工作、戰斗過的地方,站在父輩們修的黃河大橋上,這些軍二代們非常激動,引以為豪,仿佛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內化為他們的風骨,他們認為,這是一份獨特的情懷,一種精神的傳承。

  “我們小時候從臨汾到吉縣是石子路,大清早出發,到傍晚時分才能到臨汾,現在的臨汾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很多地方過去的模樣幾乎找不到了。”此番“回家”,大家還到壺口、克難坡、大槐樹、廣勝寺等地尋根,為第二故鄉的變化豎起大拇指。

  12日他們相繼離開時,楊延平早上5:00就從家里趕到賓館門口,根據不同的發車時間,一批批地把伙伴們送到臨汾西站,快捷的交通使他們“回家”更為方便,使深厚的情誼更容易相聚。

  人生期待圓滿,下次你們“回家”,一定會有一個更加美好的家鄉歡迎“游子”歸來!(圖片由姚丙俊提供)

  記者 韓曉芳


     

責任編輯:付基恒

版權聲明:凡臨汾日報、臨汾日報晚報版、臨汾新聞網刊載及發布的各類稿件,未經書面授權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自媒不得轉載發布。若有違者將依法追究侵權責任。
篮球直播